• <table id="xh591"></table>
    <p id="xh591"><label id="xh591"></label></p>
  • <object id="xh591"><label id="xh591"></label></object>

    <pre id="xh591"><label id="xh591"></label></pre>
    <table id="xh591"><option id="xh591"></option></table><p id="xh591"></p>
    <track id="xh591"><s id="xh591"></s></track>
  • <td id="xh591"></td>
  • 最高檢發布依法懲治長江流域非法捕撈水產品犯罪典型案例

    為保障長江“十年禁漁”工作順利開展,近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發布檢察機關依法懲治長江流域非法捕撈水產品犯罪典型案例。據了解,2020年6月起,最高檢聯合農業農村部等10部門共同部署開展了為期3年的“打擊長江流域非法捕撈專項整治行動”。專項行動開展以來,長江流域非法捕撈違法犯罪的態勢得到明顯遏制。一年來,長江沿岸14?。ㄊ校z察機關共起訴非法捕撈水產品犯罪案件5331件8464人,同比分別上升120.4%和104.5%。為了更好推動專項行動深入有序開展,最高檢發布五件典型案例,進一步指導各級檢察機關用足用好法律規定,準確把握刑事政策。

    打斷捕撈、運輸、銷售長江野生魚產業鏈

    最高檢相關負責人介紹,2020年長江流域重點水域實行全面禁漁。禁令之下,雖然各地不斷加大打擊力度,但長期以來,仍有不法人員為牟取非法利益不惜鋌而走險,甚至形成了捕撈、收購、販賣長江野生魚的完整產業鏈。產業鏈環環相扣、分工明確,通過多次交易,各環節得到不斷加固,不僅危害十分嚴重,打擊也十分困難。

    在此次公布的案例中,就有犯罪團伙形成了捕撈、運輸、銷售長江野生魚產業鏈的案件。據介紹,2018年4月至2019年5月間,張某節、肖某意、涂某成等10人單獨或伙同他人,在禁漁期或在洞庭湖水域的禁漁區內,多次采取電擊等禁用方法,或采用“絲網”、“地籠網”等禁用工具非法捕魚后,分別銷售給被告人吳某龍、伍某區和舒某權等人的收魚團伙。再由收魚團伙加價賣給個體魚販被告人朱某輝、蔣某、林某兵和任某,個體魚販將魚運至重慶販賣。至案發,張某節等10名非法捕撈人員非法獲利13萬余元,吳某龍、朱某輝等10人非法獲利29萬余元。

    今年2月8日,法院判決認定張某節等10人犯非法捕撈水產品罪,吳某龍等10人犯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到拘役不等,并處或單處罰金、沒收全部違法所得。同時,判決20名被告人連帶承擔生態修復費用59萬余元、專家鑒定費4萬元。

    最高檢相關負責人介紹,為有效預防、懲治非法捕撈水產品犯罪,檢察機關將職業化、團伙化非法捕撈作為重點打擊、從重處罰的情形。堅持“全鏈條”打擊、打深打透,配合其他執法司法機關斬斷非法捕撈供銷產業鏈。對以牟取非法利益為目的非法捕撈的犯罪團伙,采取沒收違法所得、罰金刑等多種措施進行經濟懲罰,并責令其承擔生態修復費用,鏟除滋生非法捕撈水產品犯罪的土壤。

    在禁漁期、禁漁區垂釣也違法

    據了解,部分非法捕撈水產品案件中,行為人是因對長江禁捕認識不足,對法律關于非法捕撈水產品禁用工具、禁用方法的規定了解不全面而實施犯罪,一些案件中行為人的漁獲物數量少、價值小,行為人主觀惡性和社會危險性均較小。根據法律規定,非法捕撈水產品罪是情節犯,只有行為的社會危害性較大、情節嚴重的,才能予以刑事懲罰。最高檢表示,檢察機關應依法充分考慮案件的具體情況,堅持少捕慎訴,對自愿認罪認罰、修復漁業資源且情節輕微的初犯、偶犯,依法不批捕、不起訴。

    在本次發布的案例中,貴州省遵義市穆某群非法捕撈水產品案是一起因垂釣引發的案件。2020年8月12日19時許,穆某群來到遵義市匯川區山盆鎮新華村長江支流赤水河小茶灣河道,使用購買的一張長5米、寬0.8米、網目尺寸3厘米的攔河網和3根魚竿,通過在河道內放置攔河網和垂釣的方式,共捕獲到黃顙魚和白條魚25條。次日凌晨1時許,穆某群在回家路上被巡邏民警查獲。

    檢察機關經查得知,案發時間為赤水河的禁漁期;案發地是禁漁區;涉案攔河網屬于禁止使用的漁具,穆某群行為已經構成非法捕撈水產品罪。但檢察機關認為,穆某群的犯罪情節輕微,依法對穆某群作出情節輕微不起訴決定,同時向當地綜合行政執法局發出檢察意見,要求對被不起訴人穆某群作出相應行政處罰。

    在此次發布的案例中,同樣適用不起訴決定的還有重慶市涪陵區黃某航、楊某非法捕撈水產品案。據了解,黃某航、楊某均為在校大學生,二人平時表現良好,為娛樂偶爾捕魚,雖然二人在禁漁區、使用禁用工具捕魚,但漁獲物數量少且系當地常見魚種,二人到案后認罪態度好并主動繳納了生態賠償金2000元。檢察機關認為二人犯罪情節顯著輕微。

    最高檢相關負責人介紹,根據法律規定,犯罪情節輕微,不需要判處刑罰或者免除刑罰的,檢察機關可作不起訴處理。但是不起訴不等于不懲罰。根據我國刑事訴訟,檢察機關對作出不起訴決定的案件,認為需要對被不起訴人給予行政處罰的,應當提出檢察意見,移送有關主管機關處理。檢察機關根據非法捕撈人員涉嫌犯罪的事實和情節,作出不起訴決定后,主動做好刑事司法、行政處罰的銜接工作,提出對被不起訴人行政處罰的檢察意見,不僅實現了刑事司法與行政處罰的無縫銜接,使有關主管機關后續處理于法有據,也使違法人員受到應有懲罰。

    嚴懲生產性垂釣等變相捕撈行為

    近年來,隨著長江流域重點水域全面禁捕,生產性垂釣等變相捕撈行為正逐漸成為破壞長江水生生物資源的主要違法犯罪方式之一。一些人以牟利為目的,假借休閑性、娛樂性垂釣,使用多線多鉤、長線多鉤、單線多鉤等釣具進行垂釣。由于這些釣具拋竿范圍廣、入水深,能直接作用于深水魚群區且目標精準,有時還能捕獲到珍稀、瀕危魚類。有的垂釣者為達到捕獲漁獲物數量更大、種類更多的目的,甚至輔以各類探魚、錨魚設備,對天然漁業資源和生態環境的危害很大。

    在本次發布的典型案例中,江蘇省南京市陳某寶、萬某祥非法捕撈水產品案就屬于“生產性垂釣”。2020年2月26日中午,陳某寶、萬某祥相約駕駛皮劃艇沿長江到位于主航道以東的潛洲島附近捕魚。兩人使用10套魚竿、共240個魚鉤的翻板鉤以及魚餌,由萬某祥操作遙控無人船,將翻板鉤、魚餌帶到江中心投放,實施非法捕撈活動,后被巡邏民警抓獲。

    在案件審理過程中,陳某寶、萬某祥辯解作案工具是普通釣具而非禁用漁具。辦案人員查明涉案翻板鉤的基本構造和作用原理,明確其屬于多線多鉤、長線多鉤型釣具,可能對江豚造成機械損傷,甚至導致江豚死亡,認定系農業農村部規定的禁用漁具。法院判決認定陳某寶、萬某祥構成非法捕撈水產品罪,分別判處二人拘役三個月,緩刑四個月,并連帶承擔漁業資源和生態環境修復費23000元和專家評估費3000元。

    最高檢相關負責人介紹,長江流域必須嚴禁生產性垂釣行為,否則將會嚴重擾亂禁捕工作正常有序開展。本案中,檢察機關根據行政主管部門公布的禁用工具、禁用方法,以及垂釣行為造成水生生物資源的危害程度,準確認定陳某寶等人的非法捕撈行為系生產性垂釣,并予以依法懲治,對企圖利用或變相利用垂釣進行非法捕撈的犯罪分子起到威懾和警示作用。

    最高檢相關負責人表示,長江漁業生態保護,不僅要禁止捕撈還要管住市場?!皼]有買賣就沒有傷害”,不銷售、不購買、不食用、不經營野生長江魚是每個人為保護和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應盡的責任和義務。對國家明令禁止捕撈的珍稀魚類和保護動物,在任何時間、任何方式和任何地點捕撈的,都將承擔相應法律責任。相關執法部門要全方位、廣角度、多形式地宣傳《長江保護法》《漁業法》等法律法規,宣講解讀長江禁捕相關政策。通過持續曝光典型案例、以案釋法等方式,告知公眾此類行為的違法性和社會危害性,形成全民共同參與保護長江的良好氛圍。

    農民日報·中國農網記者 李婧

    責任編輯 鐘欣 李婧

    二維碼

    (掃一掃)
    關注中國農網

    返回頂部
    欧美成人A猛片在线观看
  • <table id="xh591"></table>
    <p id="xh591"><label id="xh591"></label></p>
  • <object id="xh591"><label id="xh591"></label></object>

    <pre id="xh591"><label id="xh591"></label></pre>
    <table id="xh591"><option id="xh591"></option></table><p id="xh591"></p>
    <track id="xh591"><s id="xh591"></s></track>
  • <td id="xh591"></td>